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新闻中心

你的世界我最美的散文

作者:一张 来源: 日期:2018-11-12 17:02:57 人气:8 评论:0 标签:美文摘抄 优美文章
人们常常会说大爱无言,的确,在母亲的心里也许是不愿表达,但是爱的深沉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 


对她,我平日里都是叫妈妈,母亲是我心里的称呼。她哺育婴儿时的我,养育童年时的我,教育青年时的我……
 


如果非得用一种“非人类”来抽象的形容散文那份伟大的爱,我会选择槐花,为什么?也许它没有玫瑰花的艳丽,
没有牡丹的高贵,但它充满我对妈妈的记忆。每当家乡槐花盛开的时候,我总会闻到独特的芳香,它平日可见
却不令人疲劳,总会给我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。
 


家门前有一棵槐树,是我出生那年,母亲栽上的,后来也时不时拿散文我的身高跟这棵树比较。儿时的夏天,蝉声
鸣鸣,树上浓绿的叶子渲染着童年的活力,闷热的空气中却总是会有一股清凉,那时的自己,喜欢跟小朋友,
在树下阴凉地、房屋墙影下玩耍,槐花的香气充散文满儿时的记忆。小孩子嘛,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劲,玩耍起来就
不知疲倦,夸张一点,可以嗨三天三夜不歇息。
 


某天,我在玩伴的家中玩耍,母亲当时说散文回家做点槐花糕,过会儿来接我,刚开始我跟伙伴一起在玩小木偶,
过了一会儿,忘记是谁提出的好点子,我们就偷偷跑去田地里挖野菜,跑到场地,开挖,当时并不认识挖的什
么菜,现在想想也许是苦菜、荠菜等等,散文小孩嘛,纯属玩,并不是所谓的劳动,没有疲倦反倒“乐”乎所以,
于是我们忘记了时间去了哪。中午,田野里劳作的人都回家吃饭了,一望无际的田地里只留下我跟小伙伴在专
心的‘劳作’。突然,渐渐传来的一声声熟散文悉的喊叫打破了我们的专注,多年后,我依旧清晰的记得那个憔悴
的背影……她越走越近,没错,就是我那大嗓门,如河东狮吼般的母亲,不记得当时她是哪副模样,惶恐?责
备?宠爱?随后意料中的一批痛训,握着显得更为稚嫩的一双小手回到了家……那是我从母亲眼中第一次看见
泪花,年幼的我吓哭了。回家后,她急忙拿出刚做好的散文槐花糕,不记得当时吃了几个,只记得好多,好香。
 


大概九岁左右的时候,家里要装修扩建房子,父亲就把门口的散文那棵槐树给砍倒了,我自己躲到一边难过,母亲
见到我闷闷不乐,问我是怎么了,我哭着说‘你给我做的我的身高米尺没了,看啊,之前的数字都没了!’,
说完,就放肆的躲进了她的怀中,现在想起这件事,当时肯定散文是以为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槐花糕了。
 


那年夏天,母亲仍旧做着我最喜欢的槐花糕。
 


比起其她人的母亲,我跟她更像朋友。小学时,她可以陪我跳六一儿童节需要表演的舞蹈;中学时,她可以陪
我背一个个老师要求的段落;高中时,她可以散文陪我排解心里的压力,如今步入大学之后,她会问我:今天吃的
什么?想吃什么就买啊,不要不舍得花钱,晚上早点睡,年轻人别总熬夜……母亲如今已年近五十,家中另一
个小时候的自己还在被母亲呵护着,在我眼中散文,她足以称得上俗话中的‘老顽童’了,家中的父亲是比较沉稳
的,我时常想,也许父亲当初是跟母亲性格互补才走到一起吧,每每放假回到家中,都会看到母亲跟小弟在打
闹的情景,父亲小声嘟囔几句便在一边看电视了,这时总会想起儿时的自己,时光流逝,小弟似乎在重现我儿
时的生活,而母亲,一年年过去,眼角多了几条深散文沟沟,我常开玩笑地说,“妈,你洗完脸记得用手多按摩啊”。
 
有些人变得是年龄,不变的是心态,母亲是其中一个。
 


    有人说,母亲是冬夜里的一床棉被,瑟瑟发抖时散文她会呵护你安然入梦;母亲是沙漠中的一眼清泉,干渴痛
苦时她会让生命的汪洋在你心中蔓延,我想说,母亲是我生命中的空气,有味道,甜甜的。
 


    一纸文字,太不足以……
 


    故事好多,爱难以用文字来表达,我也想说一句‘你在我心中是最美’,包括所有……
本文网址:http://yz-ren.cn/news/36.html
更多>>新闻评论
发表评论
新闻中心
更多>>联系我们

一张人网

联系人:张女士
电 话:18586374437
手 机:18586374437
邮 箱:1325089451@qq.com
地 址:贵州电子科技技术学院
微信二维码:
微信二维码
支付二维码
支付二维码
网站客服